83245

瞎嗑嗑

【胖雨/昕博】自在飞花轻似梦


许昕是妖,周雨也是妖。虽然他俩并不是一种妖精,但世道艰难,几十年前的盛世被崛起的捉妖师打破,现在妖精们一般都抱团生存。许昕不管自己同类的生死存亡,只要自己快乐人间,比如说,妖精是要吃人的,可他嫌弃男人有一股膻味,比不上松软香甜的年轻女人,结果把周雨也带成了挑食。两人的生活愣是一点苦涩辛酸没有,千年的妖精修行毕竟不同。
“昕哥,你瞅瞅这个女娃可以不?”许昕正喝着酒呢,周雨的声音传了过来,只见他手里攥着宣纸,眼睛里透着光。
两人都是饕餮之徒,不过一个贪杯,另一个好食。纸张被摊平在桌上,周雨拿起酒瓶压着,手指点了点画中圆乎乎的小脸:“我都能闻着味儿了。”
许昕认真看了两眼,女娃披着一身大红色的袍子,衣袖里透出的一截手腕圆润白皙,定是富贵人家的孩子。
“嗯,不错!”许昕挑不出毛病来,也只能这样回答。
周雨眼里的光快要迸出,用手敲着桌面。“那就交给你了!”
他俩一早立下了规矩,一人(选)买(猎)菜(物),一人(抓)做(人)饭,一直过着相敬如宾的日子,快乐似神仙。
许昕叹了一声,站起来身来,留下一句:“酒替我溫着。”
周雨笑得一脸谄媚。“你进门必有一壶暖酒。”

方博刚到樊府就被拽到一旁。
“小胖?!”眼前的人高了瘦了,样子却没什么变化,“我刚打算进门呢!”
樊振东神色慌张,只留下一句话就匆匆离去。
“待会府上来了什么奇怪的人,帮我拖住他。”
我看你才是最奇怪的,人都走了,方博嘀嘀咕咕,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。
要是有时间,樊振东把事情的缘由说一遍,估计方博就不觉得奇怪了。方博要来的消息他们一早就收到了,夫人让他收拾好东厢房,把旧时的杂物整理一下,腾出空房间。樊振东把几个大箱子搬到院子,刚打开第一个箱子,便觉得妖风阵阵,把积着的尘都吹到他脸上。他打了几个喷嚏,又看见箱子里的纸都那妖风带出了墙外,心想那不会是自己的压岁银票吧,连忙追了出去。
出了府外他看见一个高挑瘦削的身影,手里拎着那张纸,脸上露出痴迷的表情。他心中一惊,莫不是个变态?!不对不对,这人长得如此俊俏……等等,谁说没有好看的变态的。想着他又走近了些,对方没有注意到他。终于看清纸上的内容时,他更加肯定此人是变态。这是他小时候的画像!那人看得如痴如醉,丝毫没有发现旁边有个人。
樊振东迅速躲进巷子,心里盘算着对策,就碰见了方博。
留下那句话樊振东就追上那人,他倒是要看看这个人能玩儿出什么花样。跟着那人走出城外,兜兜转转竟然绕到了他也不认识的地方,在半山上的草屋清幽僻静,半点人烟都没有。那人进了屋,樊振东躲在巨石后暗中观察。一会儿有个高大的身影出了门,里面还能听到那人的声音。
他又等了一会,觉得是时候偷袭了。

许昕按照周雨给的指示,不一会就到了樊府的门前。他不爱入城,人多的地方膻味重,于是每次捕猎都是速战速决,和门前的仆人交代了采访的理由,一打开门他就看到了小圆脸。
可惜这不是周雨想要的圆脸,这是个男的。压抑着心中的嫌弃,许昕向那人作辑,询问道:“公子可曾见过画中之人?”

……连载,大概

【安远】小黄兔


闫安刚瞥见那人关掉直播,揣着酒杯晃晃悠悠走到他身后。“瞅着你狂啃鸡爪了,怎么,饿得慌?”
林高远顺着声音回头看,见是闫安脸上挂上了笑容。和他这人一样,每当他露出这种表情,闫安就觉着自己掉进了棉花糖堆里。真是个傻白甜,偶尔还喜欢把自己搞成粉色的。
棉花糖开口了:“准备节目没吃上晚饭,要饿死了。”
闫安把杯子里的酒一口喝光,手搭上林高远的肩膀。“走!哥带你去吃好吃的。”

要说实话零食没什么好吃的,但眼下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。虽然他们明天放假,今晚还是不允许外出,况且他们也没想在北京隆冬的深夜设法翻墙出去宵夜,两人于是溜进闫安的房间。
林高远驾轻就熟地翻出饼干,嘴里嚷着帮你把存货都消灭掉,一下子拆开了三包,嘎吱嘎吱往嘴里塞。吃了几口还是没等到对方的回应,林高远迟疑地放下手上的饼干,转身看着那人看着他笑。
他被盯得有些心虚,连忙抓起一把零食,讨好式的递到闫安面前:“安哥,你要吃吗?”
闫安装腔作势地推开他的手。“你吃,我吃过了。我到床上躺一会,吃完你自己走,记得关门。”
听到这番话林高远才放下心,扫光桌上的零食之后,才发觉要这么就走了也太不是人。虽然闫安对他好,也不代表自己有理由狼心狗肺。
于是他爬上闫安的床,侧着身子问已经睁开眼睛的人:“安仔,你醉了吗?”
“安仔?”对方听到这个称呼不禁笑出声,“我看妹妹你才是醉了。”
林高远不耐烦地戳了下他的头。“我不是见你红的啤的混着猛喝,才好心关心一下你。”
闫安伸手把他搂到怀里,慢悠悠地说:“是有点难受,你留下来照顾我吧。”说罢把两人的距离进一步缩短,手伸进林高远的衣摆里,暧昧地摸上了他的脊梁骨。
运动员特有的短指甲不带力气地蹭在他的皮肤上,惹得林高远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赶紧把闫安的手打掉。“不带这样耍流氓的!”
闫安挑起眉,没办法这个表情放他脸上就可太明显了。“你还知道什么叫耍流氓?”
这人太坏了,连挑衅的时候都要带着戏谑的表情。林高远凑到他耳根,完完整整地和他阐述了耍流氓的前戏,屏蔽内容和事后。

不得不说闫安是惊讶的,棉花糖用软糯的口音说着让人脸红心跳的内容,声音震得他心里发痒。末了林高远退回到他的怀里,意气轩昂地证明了自己的确了解不少。
闫安看着林高远鼻子都要戳到天花板了,伸手揉了揉他的头,随口回了句:“又是从哪本乱七八糟的书看来的。”
他胸前这只匹诺曹一下子现了形,红着脸嘟囔道关你什么事。
好吧,眼前这个人原来不是傻白甜。可闫安今晚吃定了这只小黄兔,说到尾,小黄兔还不是只兔子,你说是吧。

fin